文章详情

三浪网回来了



2008年,前麦克维尔的同事计划创业,我于是重回空调界为他们开发一个新的铝塑榫头空调箱,再加上负责三浪网的小张更多的兴趣在搞自控,于是就停掉了三浪网。我给他们的企业起了一个名字叫“平欧”,寓意平等欧美。我认为如果没有理想和志向,搞啥工业呢?我始终认为没有理想而只会抄袭的民族是一种耻辱,即使你自己不这么认为,科技进步的民族也就这么看你,而且在利益挂帅的世态下,科技落后的民族的结局是被凌辱,就像现在的阿拉伯国家或19-20世纪的中国,科技最落后的非洲就更甭说了,什么普世价值都是像大东亚共荣圈一样的狐狸的谎言。

说得好听些我是个十分执着的人,说得难听些就是不折不扣的过分理想化的老顽固。不幸的,经过三十年的大好光景,在工商界混出一些名堂的人的心目中我当真是后者。因此2012年,我就干脆加入南京高淳区321科技领军人物计划,成立 平日科技,专心钻研空调的核心技术“除湿机制”。平日科技的寓意尽在其标识中。

老天爷的安排总是最好的安排。我上学时候的志向就是当个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所有选择读物理。不幸在台大就被我的两个做实验伙伴姚期智和詹裕农比下去了。后来更是放弃了当科学家的志向转战民族教育和商场。然而阴差阳错,随着21世纪的脚步,我竟然又回到久违的科研道路上。而且非常幸运的,我学习的物理和数学都派上了用场,通过建立中央空调系统的稳态数学模型,我成功计算冷冻水温的漂移,通过坐标转换构建能湿图我发现了等相对湿度定律。于是在盘管的换热局限内,我能精准地提升冷冻水温和水温差而不影响机组的除湿能力,并研发出中温大温差机组和虚拟蒸发模块式风冷热泵。中温大温差机组在不复杂化空调系统的前提下,机房COP可以提12%,比起我在天加空调所研发的迷宫式榫头空调箱,后者只是空调技术的皮毛而已,而前者是核心技术。

然而缺少一个有分量的平台,再核心的技术和再好的产品都推不开,即使是在321工程的孵化下还是必须大费周章而未必有效果。老子说:“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不用之乎者也来说就是圣人把握契机,而不责怪别人。有德行则把握契机,无德行则强制贯彻。于是我接下来的工作更多是宣传,所以我既有必要也有时间复活三浪网了。这也是为什么三浪网的复活附属于平日科技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