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1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为万物之始, 有为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常有欲以观其窍。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







17-18世纪欧洲社会认为牛顿已发现宇宙真理,就像汉朝儒家独尊后,中国社会认为天地人合一的儒家学说是宇宙真理一样。其实,不管牛顿、孔丘或董仲舒是否存在,便是在石器时代,太阳天天还是从东方升起,天体依然在无休止地运动。有了牛顿定义瞬时速度、加速度、外力等概念和物体运动定律,计算出古典运动学,我们就知道了星体运动的窍门。然而要进一步了解宇宙的奥妙,就必须像爱因斯坦那样把牛顿的三维物理空间古典理论忘记,才能考虑物体在四维时空里的运动或像海森伯格 那样直接忘掉基本粒子而定义可视波动函数和 波动方程式。于是才有相对 论和量子力学。粒子物理(particle physics)和量子力学(quantum mechanics)之间的关系最能形象地阐述老子“无为万物之始,有为万物之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段文字的含义。这段话用现代人的话说是“有和无这两样东西同出一体而叫法相异,它们之间的关系抽象而且模糊不清,这抽象而模糊不清的关系,是自然界所有奥妙的门道。”在没有量子力学的年代,粒子和它们的运动都是一直存在的,然而量子力学是认知粒子运动的母体。两者都是抽象模糊的,而两者抽象而模糊的关系就是物理,这正是自然界奥妙的门道。






2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是为弗居所以弗去。







当天主教教义被视为最善良的真理,当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被天主教社会公认为完美真理时,伽利略公开支持哥白尼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理论就被教廷判决为妖言惑众坐牢。这就是罪恶的诞生。1633年十位主教审判70岁高龄的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判决他妖言惑众,必须坐牢。在判决前,主教们要伽利略悔改。虽然伽利略在望远镜里明白地看到银河系和四颗卫星围绕木星旋转,但是他只能选择向主教虚伪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儒家独尊后《儒林外史》中所描述传统社会的伪善和虚伪以及十年动乱难道不是同出一辙吗?








3 不尚贤,市民不争; 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而无不治。




见闻和知识并不能等同,见闻多并不一定知识多而见闻少也不等于知识少。见闻来自道听途说而知识则出自重复观察和思考。牛顿没见过法拉利或保时捷,甚至没见过汽车,并不等于牛顿的知识比满脑子名车、名牌的现代人少。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清空脑袋,保持宁静,重复观察和思考,这是搞研究的态度,也是知识的来源。英文研究这个字RESEARCH的字面意思挺直观,那就是重复寻找。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观复。科研如此,学习知识是这样,管理亦然。 见闻不是知识而是复杂 心态的来源……





4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深兮似或存。 我不知谁之子, 象帝之先。





48 为学日益, 为道日损。 损之又损, 以致于无为。 取天下常以无事, 及其有事, 不足以取天下。




道理本来就是简单的,而且急着要见效就更显得不充分。关键是要深入到有感觉才能见效。复杂的心态,锐气和锋芒都会使人失去平常心,于是就无法沉下心来深入简单的道理,结果就浮于表面,这叫做肤浅。再复杂的理论都是一连串简单的道理或逻辑的排列组合而已。这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如果你无法简单地解释它,那是因为你了解得不够深入的缘故。” 好和差老师的差别是好老师能够把看似复杂的概念 简单化而差老师则会把 简单的概念复杂化。











“纷扰的心态,锋芒和奢华是造成习惯于道听途说而不重复观察和思考,因而肤浅偏又自视甚高的根源”,老子的这个说法和佛家类似。 纷扰的心态,锋芒和奢华也是偏见、傲慢和贪婪的根源,这就是佛家所说心魔“贪嗔痴”。心魔是个人烦恼的根源,也是社会思想肤浅和混乱的来源。近来时常听到西方的普世价值。普世价值来自大英帝国全球殖民时代,在美国搞全球化经济时发扬光大。道理没错,但是意图需要斟酌。 大家更为熟悉的是大日本帝国的“大东亚共荣圈”,那就是像大日本帝国的名字一样,直接抄袭大英帝国普世价值的。被共荣过的朝鲜人和中国人刻骨铭心!但是也有像李登辉和汪精卫一样的哈日族感受迥异。是否哈日的利益满足了他们傲慢和贪婪的心魔呢?




1936年在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的协助下,弗朗哥(Francisco Franco)发动西班牙内战,推翻民选的第二共和国(Second Republic)。弗朗哥是公认的独裁者,上台后进行大规模政治、宗教和文化的迫害。 二战期间,弗朗哥开放西班牙的港口给德国潜艇,并且跟随德国侵占和统治坦吉亚(Tangier)。 战后西班牙受到外交和经济孤立。不过,1953 年弗朗哥让美国在西班牙开辟三处空军基地和一处海军基地后,美国从此不但没有制裁这个历史上公认的独裁者而且还给予军事和经济援助。 如果萨达姆(Sadam Hussein)和弗朗哥一样识趣,美国可能诬赖他拥有化学武器吗?如果美国不是军事强国,布什是否要上国际军事法庭接受战犯的审判呢?可能一声遗憾了事吗?




46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憯于欲得。故知足之足,恒足矣。



5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chú)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龠(tuóyuè)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什么是人道?乔治奥维尔(Geroge Orwell)在动物庄园里头通过动物嘴里的阐述最为形象:“人道是让老牛犁田拉车,折腾一辈子后再拉到屠宰场去宰割”。 人道视人为万物之灵,动物为畜生,比人低不止一等,宰杀也是理所当然的。天地齐物,把万物同等看待,所以不可能讲人道。讲人道的人是否对所有人都讲人道呢?还是他心目中存在低他不止一等的人呢?19世纪的欧美人讲人道吧?怎么会出现贩卖和奴役黑奴的事呢?怎么出现包庇毒贩的鸦片战争呢?现在阿拉伯国家的战乱和难民潮,是否历史重演呢?







8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忧。





居住善在与土地和谐, 心思善在深入, 赐予善在人道, 言语善在信用, 行政善在治理, 处事善在能力, 行动善在及时。



9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zhuī)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18-19世纪大英帝国的战舰横行四海,雄霸天下。强势的战舰到底能航行多久呢?随着经济力量的衰退,大英帝国萎缩回英伦三岛,现在雄霸天下的是美国航母。 1962年10月古巴让苏联设导弹基地,美国总统肯尼迪强势逼使苏联撤退,赢得英雄荣誉。今天,半个世纪前的戏倒过来演,美国要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 问题是张满的弓弩到底能绷紧多久呢?美国逼使苏联和中国联手,将促成大东亚共荣圈。苏联和周遭国家加上中国和东南亚等国在高速铁路的连贯下,大东亚共荣指日可待。羡慕死日本啦!当经济力量发生变化,武力还能支撑多久呢?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美国人是否有老子的智慧呢?关键是中国人要珍惜建设大东亚的机会。





16 致虚极,守静笃, 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归根曰静,静曰复命, 复命曰常,知常曰明。 不知常,妄作凶, 知常容,容乃公, 公乃全, 全乃天, 天乃道,道乃久, 没身不殆。






59 治人事天,莫若啬。 夫唯啬,是谓早服; 早服谓之重积德; 重积德则无不克; 无不克则莫知其极; 莫知其极,可以有国。 有国之母,可以长久; 是为根深固柢, 长生久视之道。




清空脑袋,保持宁静,重复观察和思考是知识的来源,也是管理的提前准备。 楚庄王莅政三年,无令发,无政为也。右司马御座,而与王隐曰“有鸟止南方之阜(土山),三年不翅,不飞不鸣,嘿然无声,此为何名?’王曰:‘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 必冲天;虽无鸣,鸣必 惊人。”楚庄王三年所 为正是致虚极,守静笃, 让万物并做,吾以观复。












曾经和一位哲学系教授提我对“观复”的看法,教授说:“老子的境界并非我们常人所能想象的”。 我始终认为,文章只能以字面意思来阐释,除非是故弄玄虚或卖弄文采的例外。特别是要向世人表达自己思想的文章如《道德经》,老子肯定希望大家都看明白他的思想。他怎么可能把文章搞复杂和晦涩难懂呢?道理本来应该就是那么简单的。就像爱因斯坦说的:如果你无法简单明了地解释 清楚,那是因为你 理解不够深入。













28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知道什么是英雄,而能保持做狗熊; 知道什么是清白,而不怕沾污自己的形象; 知道什么是荣耀,而能接受侮辱; 这才是实在。孙子说:“廉洁可辱”,开始读《孙子兵法》时实在无法理解其中道理。后来看了史可法致多尔衮书和诸葛亮出师表慷慨激昂的言辞才恍然大悟!原来史可法和诸葛亮注重自己廉洁的形象比一切都重要。我始终有疑问,为什么史可法不退守长江南岸?为甚诸葛亮要七年六出祁山,连年征战去攻打兵力比自己强得多的魏国呢?为‘立名’也。











22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可以说得出来的道理并非恒常的道理, 可以定义的概念不是恒常的概念。 没有定义是万物的本质, 然而有定义则是认知万物的母体。 所以要经常把定义和理论忘掉才能看到大自然的微妙, 首先要经常钻研理论才能看到它的窍门。 有和无这两样东西同出一体而叫法相异, 它们之间的关系抽象而且模糊不清, 这抽象而模糊不清的关系, 是自然界所有奥妙的门道。























当天下人都明确怎么样的美是完美,那么罪恶就诞生了;都知道怎么样的善良是善良,那么伪善就出现了。 有和无相互催生,难和易互相促成, 长和短相互体现,高和下形成互补,音和声互相和鸣,前和后相互追随,这是大自然的守恒。 所以圣人处事尽量无为,教诲尽量不言,让万物运作而不强制它从头开始,生育出来而不占有,做了事而不恃功,功成了而不居功。正因为不居功,所以他长留不去。





不崇尚贤人,老百姓就不争名;不珍贵难得的货品就能使人民不盗窃;不看见引发欲望的事物就能民心不乱。 所以圣人的管理,空虚人们的心愿,填饱他们的肚子,削弱他们的志向,强壮他们的筋骨,常使人们没有见闻和欲望,于是就能使得聪明人不敢胡做妄为。做无为的管理则没有治理不了的。



道理急着用它或许不充分,然而它深入得就像万物的根本。 挫掉他的锐气,化解掉他纷扰的心态,收敛他的锋芒,使他朴实如普通人,这样他的深度就仿佛是世外高人。 我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他像是在黄帝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求学问在于日益增加, 悟道理在于日益减少。 减少再减少, 才能达到无为。 要取得天下就要恒常地不制造事故, 一旦制造事故, 就不足以取得天下了。










天下有道,把战马还给耕农。天下无道,战马在郊野生育。 罪过没有比拥有别人想抢占的东西还大的,祸患没有比不知足更大的,罪恶没有比贪婪更甚的。 因此知道满足的满足,就能长久满足了。










天地不讲人道,把万物与猪狗一样看待;圣人不讲人道,把百姓与猪狗一样对待。 天地之间,难道不是像一个风箱吗?虚空而不萎屈,鼓动起来却层出不穷。 话说多了,能量就穷尽,不如把握着根本。






上等的善举就像水一样,水善于利及万物而不争夺。 能处身于众人所厌恶的地方,所以就接近道了。居住善在与土地和谐,心思善在深入,赐予善在人道,言语善在信用,行政善在治理,处事善在能力,行动善在及时。 正是因为不争夺,所以没有忧虑。



这就是和谐社会吧?不对土地进行掠夺;心思深入,所以不因为肤浅而给自己内心和社会风气制造纷扰;言语有信用,处事有能力,行动及时所以就能与时俱进。



持着张满的弓箭,不如及时停止。 握着锐利的刀剑,锐气并不可能长期保存。 金玉满堂,是无法守护的;富贵而骄傲,那是给自己遗留祸害。 功成身退,则是天地间的道理。





达到极端的虚空 保持极其的宁静, 让万物同时运作, 然后我重复地观察它。 这时,万物纷纷纭纭,各自返回到根本的状态。 回到根本状态叫做宁静, 宁静叫做回复天命, 回复天命叫做平常, 知晓平常叫做开明, 不知晓平常而妄做行动就危险, 知道平平常常地容纳别人, 心胸宽大了就大公无私, 大公无私了就周全, 周全了就天地般自然, 自然了就符合道理或规律, 符合道理了就能长久, 即使是身体没了仍不死去。



管理和处事,没有比少制造无用工更重要的。 唯有少制造无用功,才是所谓的提早做准备; 提早做准备叫做重视大家所得; 重视大家所得则无事不能克服; 无事不能克服则无法知道他的极限; 无法知道他的极限就可以把国家付托给他。 掌握国家的根本,就可以长治久安; 这就是所谓的根深蒂固,长久生存和眼光久远的道理。





知道自己是英雄,而能保持做狗熊,就能做溪水润泽天下。做为天下的溪水,平常的德行就不能离异,就像婴儿一样淳朴。 知道自己清白,而不怕沾污自己的形象,就能做为天下人的榜样。做天下人的榜样,平常的德行就不能改变,于是就回归到没有极限的地步。 知道自己的荣耀,而能接受侮辱,就能成为引导天下的空谷。成为天下的空谷,平常的德行就必须充足,于是就回归到朴实。 朴实的风气散发出去就是管理的工具,圣人引用它,就能主导当官的,所以大制度不会分割。




委屈则能求全,枉费则能得直。低洼则能盈满,蔽旧则能更新,少了就能多得,多了则会困惑。 所以圣人怀抱着一个原则做为天下的规范。 不自我感觉太好所以就明白,不自以为是所以就出名,不自我夸耀所以就有成就,不自负自满所以就能长进。正是因为不争夺,所以天下无人能和他争夺。古人所谓“委屈就能求全”,岂会是空话呢?诚意齐全就能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