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无奸不商,无商不奸?

传统中国社会对商人的定义是无奸不商,无商不奸。这和西方自由经济论的利润最大化是不谋而合的。偏偏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商人又都强调“诚信”,在没有进入商界之前,从一介书生的角度,我认为这肯定是奸商加伪君子的市侩。

从上个世纪后期开始,网络和通讯已把世界大幅缩小,美国30多年来所印刷的美元和金融资本家的大量资金又充斥着地表,什么是21世纪全球化自由经济?那就是数十万亿的资金在全球狩猎。汇市、期货、股市、楼市、企业界都是他们的狩 猎场。对这些跨国资金来说,收购一家百年老店是小儿科,收拾一个小国的股市也不在话下,在这个背景下,在东南亚的小国我见证了1990年代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因果。 这些小国本来就没有什么技术底蕴,再加上1990年代西方媒体对亚洲经济奇迹的吹嘘结合岸外金融资金的大量涌入,技术更是被忽略了。控股公司的集资和金融操作成为商界的模范,戴上哈佛MBA方帽的红顶官商成为万人景仰的经济奇才

没有科技基础的赚钱是什么概念呢?在数学上叫做零和游戏,也就是从我的口袋转入你的口袋,轮流转而已,不过在转的过程中添加了泡沫。特别是在股市,企业实际的价值比股价越差越大。企业于是凭股价向银行贷款,使劲投资,拉近价差,然后让“自由市场”继续抬高股价,于是利润更“最大化”了而企业实质与股价的不对称也最大化。结果是什么呢?一夜之间,亚洲经济奇迹变成了亚洲金融风暴。这是商人不创造价值的因果。

商人的天职是创造价值

老刘对商业的定义使我耳目一新,老刘说:“建设国家的主角是商人而不是政府,如果商人都是奸商,国家怎么可能壮大呢?”确实拉美和亚洲经济奇迹正是如此。

“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日思夜想,绞尽脑汁想赚钱,但是钞票就是跟我过意不去。后来研究松下幸之助的创业经验,我才茅舍顿开,原来我是把实物和影子搞混淆了。我一门心思去追逐财富的影子,所以越追就离实物越远!”

“商人的天职是创造财富或价值,也就是技术含量高,性价比高的产品或服务,客户认可了就给你颁发红红绿绿的奖状,这奖状就是钞票,这决定了奥维尔工业的成功。”

确实,在收购麦克维尔之前,老刘总是言行一致地带领大伙思想简单地创造价值,要创建可以平等欧美的民族工业。要不然,像我这样理想化的人怎么可能入伙呢? 因特尔(Intel)的总裁格鲁夫(Andy Grove)的说法是一样的:“在这个全球化的年代,只有疯狂地创造价值的企业才能生存!” 话说回来,面对能量比核弹还大的国际金融资金,即使是疯狂地创造价值,到底是否能躲避这个神通广大的狩猎者呢?回顾美国咆哮的1920年代,你不得不对国际金融资金的神通广大惊叹不已。

从咆哮20年代到萧条的30年代

美国崛起的核心能量是科技创新而不是金融。这也是咆哮20年代的正能量,电气、汽车、飞机、相片和电影等都是这个年代的产物;企业家爱迪生、福特等至今仍然是家喻户晓的名字。这时美国的GDP已经超越大英帝国成为世界第一,然而这么辉煌的年代,却在1929年10月29日美国股市崩盘后,一夜之间变成了悲惨的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

这就是国际金融资金的杀伤力。唯一与20世纪末拉美和亚洲金融危机不同的是,当时的金融中心不是在美国华尔街而是在伦敦城。当时的狩猎者应该是不经意,失手杀了会生金蛋的母鹅。20世纪末拉美和东南亚的情况则应该是有预谋的,更像是殖民地“普世”的作风。 金融大肆发展,股市楼市都疯狂上涨,货币宽松贷款容易,提前消费成风,投资大量提升,广告业发展蓬勃引导消费,咆哮20年代和90年的亚洲经济奇迹同出一辙。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即使是这个人类史上鲜有的科技创新和商人疯狂创造价值的年代,竟然还是无法抵挡金融狩猎者的杀伤力

经过10年的折腾,上述经济泡沫大到实体经济无法承受,所以当资金从股市撤退时,就立刻引发1929年黑色星期二美国股市大崩盘,接着引发欧美国家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知识惨遭资本的伏击! 当然美国总统胡佛在1929年股市崩盘前夕还在做美国创造人类经济奇迹的清秋大梦是一个致命的因素,不过无论如何这财富狩猎者的能量绝对是十分恐怖的。

福特与国际金融资金的较劲

在咆哮20年代,知识和资本并没有正面较量而更多是合作。典型的,电气工业的爱迪生(Thomas Edison)和特斯拉(Telsla)的后台大股东都是华尔街的摩根(JP Morgan)。要说较量那就只有福特(Henry Ford)个人和国际资本的较量。

1908年,令人瞩目的福特T型车在创新的流水线上组装出来,成为了普通民众的交通工具。福特是和平主义者,他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资本家,他认为:“国际金融资本才是真正的资本家,为了赚钱,他们甚至不惜鼓动世界第一次大战。特别是在欧洲,这些资本家的能量是至高无上的。这些超级资本家创造股市和黄金标准(gold standard)去腐化社会和世人。然而他们并没有真正给社会创造任何价值。” 脾气倔强的福特还在家乡办了一份报纸(Dearborn Independent)和这些国际金融家较劲。遗憾的,福特在国际金融家(international financiers)的前面加了“犹太”两个字。结果他被指控发布反犹太主义(antisemitism)言论并且于1927年败诉。他的言论被归类在“阴谋论”的范畴。

话说回来,事后看咆哮20年代的到萧条30年代的沦落,难道这不是国际金融资本所制造的危害吗?难道福特不是比胡佛总统有远见吗?特别是20世纪末经济奇迹在拉美和东南亚历史重演后,我怎么看福特所说的都不像阴谋论。在商言商,假如你是拥有数十万亿美元的新经济自由论信徒(Libertarian),你会如何管理你庞大的资金呢?在股市、汇市、期货、楼市和企业界狩猎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