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日科技

文章详情

你的人怎么这样的?不看仪表盘开车……

从手忙脚乱听故事到初步解决了人事、交货和质量的问题,用时一年时间。这时我心里有些得意,就差没有到忘形的地步而已。老梁一直在催促开发新的水冷柜机,因为那双壁的发明比对手贵15-20%!然而我开始放慢步伐了。简而言之,在降成本的工作上,我基本上还没有行动。 这时,在季度策略会议上(Quarterly Strategic Business Plan),郭老板看到实际完成的毛利和计划相去甚远,就问道:“为什么实际和预算的数字偏差那么大呢?”我回答:“我们比克雷的时候好多了。”郭令灿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对老刘说:“你的人怎么这样的?” 我懵了,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我心里想,我说的是事实呀!约克工厂窝里斗,交不了货,质量乱七八糟,半成品堆积如山,这些你们六七年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基本上都解决了,可不是吗?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心里觉得十分委屈和难受。 不过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我就想通了。约克工厂只有总经理,没有克雷或庄迪君。总经理所做的预算,总经理当然必须认真执行。我有执行预算方案吗?没有!而且原因不止一个。第一,我实在是非常被动地被突发事件推着走,这是不懂业务的宿命。

你怎么这样的?

第二个原因是我对克雷有看法,他忽悠我去找厂地,还把预算做得高高的,反正不需要由他自己来完成,所以我不理会他的预算。第三个原因是前面提到过的,我有点得意,自我感觉太好了。

有一句古话叫做少年得志诚大不幸,说得就是自我感觉好却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人。我不自觉,但是郭老板却从我的操作数据中看出来了。“你怎么这样的?”这样的说法已经是很客气了。

原来我的思想太复杂了。什么是企业管理呢?首先必须锁定目标,然后细分成具体的指标和任务。操作是具体的,只有通过具体的任务才能产生战绩。“年度计划”就是具体的目标、指标和行动计划,我却不屑一顾,试问大伙的目标是什么呢?那不成为一群乌合之众了吗?

原来我就像一个刚考到驾照的新手上路,开车不看仪表,上了高速就瞎踩油门,被警察逮住了才知道是超速了。然后还要跟警察说:“前面的车子开得比我还快呀!” 难道我不是愚昧吗?被警察逮住算是走运了,如果发生车祸就一命呜呼了。再不然,汽车着火了才知道温度过高也够喝一壶了。

看仪表盘开车

不看指标操作和不看仪表盘开车到底有多大差别呢?企业是否也会着火呢?所以指标差距太大只能显示总经理管理不当。亡羊补牢,他唯一该做的事是具体分析个中原因,立刻提出具体补救方案,而不是视若无睹却还觉得委屈。 在任何一个领域,千夫易找,一将难求。如何考核独当一面的大将呢?能准确定位自己的责任,认真“看仪表盘开车”,应该是考核的第一步。明显地,我考核不合格,我还是一介书生。连这么简单的操作原则我都搞不清楚,我的管理能不是千疮百孔吗? 从此我不敢再忽视所制定下来的目标和指标,哪怕是做不到的,再努力的结果很可能是千疮百孔,我还是紧跟目标,努力要把它做到九百疮九十孔。

深入具体操作久了就会体会到,实战其实是一点也不可能理想化的,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最可靠的可能会突然变成最不可靠的,绝对没有问题的会变成绝对有问题的,梦幻团队就是梦幻。实战本来就是千疮百孔的,就像擂台比武一样, 记得好多年前东南亚的功夫高手和泰拳对垒,功夫高手在擂台上肉搏时的架势实在太难看了,原来像跳芭蕾的招式是武打片的专利!

长话短说,实战都是千疮百孔的,能在逆境中撑得住就是中流砥柱,做到九百疮九十孔往往就是瞎子国度里的独眼龙呢?当对手撑不住败下阵来,你就被吹得神乎神乎了!

人的发展在于他的悟性

我接下来的座右铭就是看仪表盘开车,不追问克雷的预算是否合理,只是思想简单地重复思考如何完成指标。这么一来我就有方向和目标了,我的下属于是也有方向和目标,不再被突发事件推着走。这不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浑浑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的内涵吗?

我要如何把毛利提高呢?最直接的自然是把成本高的水冷柜机和高静压风机盘管重新开发。我把开发水冷柜机的任务交给范工,我自己从旁协助。任何神志清醒的人都会问:“你这个土八路,技术狗屁不通的,凭什么从旁协助范工呢?两个狗屁不通的臭皮匠能开发出什么破产品呢?开发出来谁敢卖呢?”

回头看开发水冷柜机的经验,我的领悟是能够知道自己狗屁不通就可以思想简单地请教高明。最可怕的是狗屁通而自我感觉好,那么就只能做出狗屁东西来。老子的说法是:“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这一回我们比较幸运,隔壁厂是给三菱电机贴牌生产水冷和风冷柜机的,许工和黄工对水冷柜机都比较熟悉, 特别是许工,曾经尝试开发水冷柜机。于是我叫范工盯着许工不放,另一方面我请隔壁厂的总经理老何帮忙,让许工协助我们开发水冷柜机。

范工和我连空调的基础知识都欠缺,咋办呢?我求助于隔壁厂的开发部林经理。林经理说:“我们现在正值旺季,实在太忙,无法抽出时间来备课。”

能承认自己狗屁不通就是有点通了

我死缠烂打,赖皮不走,说:“这样吧,你们不用准备,只要下班后,轮流来给我讲你们最熟悉的空调知识一个小时就行了,反正我们啥都不会,有多少学多少。” 既然我已经承认自己狗屁不通,低声下气的,而且要求并不高,林经理就不好意思说不了。就这样林经理和许工等给我们上了几节课,过热度、过冷度、压焓图、含湿图等名词就是这样学来的。 范工缠着隔壁厂的许工不放,许工建议他定个仿照对象(BENCHMARK)。范工和我商量,决定买一台三十匹的日立水冷柜机作为参照物。沉默寡言的范工就这样在许工的引导下,开始开发约克的新水冷柜机EWX系列。在这个过程中我和范工两个臭皮匠,用彼此有限的知识,经常讨论产品细节。 我一有机会就请教三菱电机的工程师玉山(Tamayama)有关三菱电机水冷柜机的细节。记得有一回范工不太肯定是否应该加储液罐,在餐桌上我请教玉山,他想了很久才回答:“我们三菱电机和歌山工厂(Wakayama)不用储液罐。” 惭愧得很当时我对不同工况制冷的质量流量变化到底有多大的概念都十分模糊,所以最后还是范工决定在冷凝器后加一截大铜管弯成U-型,充做储液罐用途。

回归基本原理

回到基本原理去重复思考,本来就不太高深的制冷空调原理慢慢就理清了。一年后,范工在许工的协助下完成了EWX系列水冷柜机的开发,一共是十二个型号。新产品的成本比旧产品便宜20%,性能也比较稳定,所以买了几轮后,没有人质疑这是土八路开发的产品。 一个有订单而不太敢卖的产品是高静压风机盘管DB (ducted blower)。这个产品震动和噪音都大,生产效率特别低。是介于风机盘管和空气处理机组之间的的产品,在国内叫做吊顶式空气处理机组,简称小吊,风量在1000-12000CMH之间。员工的反应是做一台DB和做一台组合式空调箱耗时差不多。 我深入这个风机盘管的结构,发觉员工说得没错,减震垫、帆布软接、框架、支撑,就和单壁空调箱无异,只是个头和风量小,价格便宜而已。这么小的产品,为什么要做得那么复杂呢?资深员工的回答是:“因为机组震动大,所以就加厚钣金、减震和改为软连接。” 资材部的陈工告诉我:“风机蜗壳是自己生产的,风机组装后可能已经不再做动平衡了,这应该是震动大的原因。我曾经向张经理建议外购风机,他认为太贵了,没有竞争力。” 我简单地做个计算,机组的钣金件偏厚,加上减震垫和软连接,成本不低。同时钣金件多,加上减震垫和软连接的组装很复杂,组装耗时肯定长。我在思考是否可以去掉减震垫和软连接,这样组装的效率就可以成倍提升。约克原来的单壁空调箱就没有内置减震垫,为什么这么小的风机盘管反而需要减震垫呢?机组为什么震动的厉害呢? 那是因为有比较大的力矩。力矩=力臂X外力,力臂在哪里呢? 我问开发部工程师,DB机组的横担和顶板应该固定在哪里?全部人毫不犹豫地说:“在重心”。 每根横担要固定两根螺栓,重心在哪里呢?答案也是肯定的:“在三等分处”。英雄所见略同,果然和原来的设计符合。 横担的两端是重量集中的盘管和风机,横担固定在重心点不是和挑担子一模一样吗?结果当然是扁担一晃一晃地晃个不停。扁担是什么呢?不是横担而是顶板,因为横担是用来把机组固定在天花的。 我只要把横担直接和两端的前板以及盘管固定在一起,那么力臂就等于零了,于是情况就像少林武僧提水一样,不会晃动了。这么一来我就可以直接用硬连接,并且减薄钣金厚度,前板例外,支撑当然就没有必要了。 新的DB采用外购风机,因为钣金件减薄,重量减了30%,又去除减震和软连接等,资材成本降低低了,组装速度又快了两倍,毛利于是大幅提升了。上述两个土八路开发的产品多年后仍然在约克工厂销售,包括中国工厂,大家还以为是美国人开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