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情

文化的建设

知易行难,难在全体员工的心态决定工作专注的程度,这将最终决定执行力度和绩效。全体员工的心态简单则企业的整体执行力就强,这就是上下齐心,无坚不摧。孙子的说法是:“上下同欲者胜”。

如果员工心态普遍复杂则原本是简单的操作就立刻会变得复杂化,于是企业就变成人心叵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权谋术数竞技场。这么一来操作当然就是次要的。因此,对管理者来说,简化全体员工的心态是至关重要的前提,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建设。企业文化的作用并不止于加强企业的执行力,在工商社会,企业所创造的价值占国家GDP的大头,企业人员的总和也占了总人口的多数,所以国内所有企业文化的总和自然也占了社会文化的主流。所以企业文化的建设也是社会文化的建设,他牵涉到国家和民族的盛衰。

进入商界后,我见到过的企业文化大都是口号和大而空的文章,总结不出太多实质的内涵。我见过真正有内涵的企业文化是一位小学文化的创业者所编写的一本小册子,那就是《松下31则》。从实际操作的角度出发,松下以西方企业管理、儒家和禅学为根基总结了企业人员的行为规范。1993年,我着手编写《麦克维尔文化》,原因是在旧有企业体制被质疑和前期资本主义思想冲击的深圳,我的干部和员工除了想赚钱,实在没有大方向。更麻烦的是当时的知识分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跟他说道理,他们认为你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在说教。一群只想赚钱的乌合之众难道不就雇佣兵吗?雇佣兵能成什么气候呢?所以我必须着手编写一本能实际操作而尽量不说教的企业文化。

万事起头难,编写文化起头更难,难在决定它的架构。到底我应该编写多少则文化呢?如何分类呢?如何编排次序呢?在茫无头绪的时候,自然就参考松下31则了。31则虽然嫌少些,不过还是能涵盖操作的主要内涵的,况且每日一则,在早会上温习是既实际又简单的架构。于是我在《松下31则》的基础上,纳入孙子、老子、禅宗和一些西方思想等,编写出《麦克维尔文化》。

其实,在中华文化的传统里,建设群体的文化应该是一个古老的传统。我对这个传统有一个很不传统的看法,这是有关中华文化的源头《易经》的定位。前些年,杨振宁教授对《易经》提出一下不传统的看法而遭受传统专家的攻击,我希望不重蹈覆辙,不过即便如此也只能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我认为《易经》既不是玄学,也不是科学而是文化。它是伏羲和后来的周文王编写来教化族人的文化,或是行为规范。剩余的篇章,我尝试说明这一点。

伏羲是靠山吃山的游牧民族领导或管理者。为了这个族群的生存,行为绝对不能太随意,相反的这些行为本来就极其不规范的野蛮人更必须规范和团结,否则将被其他部落灭族或奴役。他们还必须维护他们赖以生存的山川和野兽,否则一旦因为破坏了生态而引起灾难,那么生活就没有着落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伏羲的第一个工作重点是必须教化他的族群。这和松下幸之助编写松下文化31则来教化松下电器的员工同出一辙。我认为伏羲的《连山易》就是这么来的,因为《连山易》已失传,我们就点到为止。

周文王目睹殷商纣因为傲慢和贪婪而摧毁社稷的悲剧,为了西周族群的长治久安,他应该会比搞企业的松下更为重视族群的教化。因此在被监禁的日子里,文王参考伏羲的《连山易》 编写《周易》是在编写族人的行为规范或文化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周易》参考《连山易》选择64则的数量应该是比松下的31则更为适宜的,而且阴阳六爻排列组合所构成的架构比简单的31则涵盖了深一层的含义。苍天的晴雨,四季的寒暑和死生,昼夜的明暗,族群的盛衰,机遇的好歹,人心的善恶,个性的刚柔以及能力的强弱等都可以以阴阳来概括。

举第一则的乾卦为例,六个都是阳爻,这相当于自小处于顺境的人,在自然界相当于天,在动物界相当于龙。我猜想周文王于是着手编写人中之龙的行为规范。处于顺境的人,概括地说,应该要把握大方向和坚守原则才能稳住有利局面。这就是我对“乾,元亨利贞”的理解。

初九是刚出道的时候,这就像是天降破晓,或是龙在潜伏而准备出现的时候。周文王所编写的行为规范是“潜龙勿用”,也就是不要轻举妄动。

初二是渐露头角的时候,这就像在田野所见的雾气,或像“见龙于田”。周文王认为这个时候的行为应该是“利见大人”,也就是接近有远大志向的人才有利。

初三是初见小成,文王认为这个时候的心态应该是“君子终日乾乾,夕阳若厉无咎”。我的理解是在这种初有成就的顺境里,君子应该终日勤奋地做好基本功,这样万一往后遇到困难也不至于遭殃。这个时候最忌讳的是少年得志和暴发户的心态。

九四是真正扬名立万了,就像是云雾从田野上升到山涧。文王认为这个时候的心态应该是“或跃在渊”,也就是像游龙跳跃在山涧间,保持可上可下,攻守自如的形势。这样就可以避免灾难。

九五是成就如日中天,山涧的云雾雾升空,变成了蓝天翱翔的白云,或像飞龙在天。文王认为功成利就,春风得意的时候,心态应该保持得和初入顺境的时候一样,那就是“利见大人”。这也就是说在事业的巅峰时,更必须接近志向远大的人。我的理解是得意时接近志向远大的人才能维持正确的大方向。这个时候最忌讳是傲慢或接近逢迎拍马的小人,这正是九五至尊纣王的悲剧。

上九是午后白云继续升高,过了巅峰,高处不胜寒,白云开始堆积成乌云。文王认为这个时候的心态应该是“亢龙有悔”。也就是说,像过了巅峰的苍龙一样,应该收敛了。不然接下来就会乌云满天,也许暴风雨将到来。

用九群龙无首,吉。上九是乾卦的最后一爻,所以用九已经是在六爻之外了。这个时候,越过颠峰的当事人应该退位,这就是我所理解群龙无首。功成而身退是吉祥的。